衛 教 資 訊

臨床心理師可以在心理治療中如何幫助您

文:李涵 臨床心理師/好時光心理治療所 所長

 

初次預約心理治療的您,對於心理治療可能會有些疑惑,甚至感覺找朋友聊天訴苦就可以解決問題,但可能造成其他的困擾。

 

「去心理諮商是不是很奇怪?別人會用異樣眼光看待我嗎?」
「去跟一個心理師討論隱私,真的有用嗎?」
「每次心理諮商與療程,收費不便宜耶!找朋友聊不也一樣?」

 

我們整理了心理治療師於療程中可以幫助您的部分,如下:

“臨床心理師不會批判您”

所有人都有自己不為人知的過去,沒有什麼不妥。無論您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情,或者您在治療前做出了什麼決定,臨床心理師都會為您提供協助。我們的主要目標是改善您的生活品質,而非批判您的過往。

“臨床心理師會提出改善您生活的建議”

您生活中的某些問題,導致您當前情緒困擾或壓力反應。例如人際互動關係出現困難、無法擺脫過去不愉快的經驗、始終感覺自卑比不上他人。臨床心理師將幫助您,針對可以改善的生活領域部份提出建議。

“臨床心理師不會向您施加壓力”

臨床心理師師提供的建議,無須感到壓力,可依照自己的步調進行調整。當您採納臨床心理師的建議時,改變的初始階段可能會讓您感到不舒服,但最終確實會協助您變得更好。例如,您可能需要面對過去的負面經驗,重整思緒,調整生活步調。這是過程,剛開始會比較辛苦,但是努力完成後,就會幫助您感覺好多了。

“臨床心理師會提出目標性的問題”

心理治療是一種對話性的體驗,您的心理師師會傾聽您的訴說,但也會在過程中提出問題。其實每個問題背後都有其目的及用意,絕非隨便發問。目的在幫助您以不同的方式思考、體驗、感覺或啟發不同的情感。或者提供不同的視角,幫助您跳脫單一層面思維,來全方位觀察自我。

“臨床心理師沒辦法提供立即性的治療效果”

心理治療不同於藥物治療可立即見效,心理治療無法在當次治療後就看到成果,其實您才是影響治療成效的因素之一。就如同健身一般,您越積極參與訓練,才能有著強健的肌肉。而心理層面亦是如此,改變的動機愈高,愈積極調整自己的思緒,就越有可能看到心理鍛鍊所帶來的正向變化。

“臨床心理師會教您如何幫助自己”

心理治療中最重要的一課,是您如何幫助自己,主導權掌握在您手上,改變你學會面對生活上的問題及困擾,能找到更佳的解決方法,獲得自我照顧的技能。您的心理師會持續提供改變的方向與策略,但是您是改變生活的人。您需要一段時間的療程,建立幫助自己的方法與持續練習,即可重拾美好時光。

 

生理回饋治療

文:李涵 臨床心理師/好時光心理治療所 所長

 

62歲的王太太,退休後因為生活缺乏重心,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裡面,覺得體力和記憶力大不如前,心情上鬱鬱寡歡,甚至還被診斷出了恐慌症。因為對藥物的反應不好,所以改而尋求生理回饋治療的幫助。所幸經過4次的療程訓練,王太太恐慌發作的頻率已大幅改善,不再因為擔心不知道哪時找上自己的恐慌症狀而不敢出門了。

自律神經失調 & 情緒壓力調適

現代人面對長期身體不適的多種症狀,到處求醫檢查卻找不出具體病因。其實是面對壓力源所產生的焦慮緊張、注意力不集中、失眠、嗜睡、肌肉酸痛、心悸、頭痛、胃口不好、四肢顫抖….等症狀。

 

『心理師,我每天都感覺肩頸肌肉酸痛,復健都沒效果,沒有一天睡好。』

『心理師,不知道是不是我心臟有問題,有時感覺心跳異常快,很不舒服快昏倒或喘不過氣來。』

『心理師,我常常感覺排便不順,壓力很大。但是緊張時,又會猛跑廁所。』

何謂生理回饋儀

生理回饋是透過生理回饋儀,測量身體生理變化並收集生理訊號,如心跳、體表溫度、肌肉緊繃程度、皮膚導電度、血壓、腦波、呼吸速率、末稍血液流量….等訊息,並透過圖像、數值、聲音的方式,將這些訊號回饋給受測者。

 

心理師可以藉由生理回饋儀,透過學習與放鬆訓練,協助患者降低緊繃程度,感受自我情緒與生理狀態之間的相互影響,讓受測者學會控制並調適潛在的心理壓力。

 

 

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4期-3:我決定生下三胞胎

文:賴秋嬋 臨床心理師/好時光心理治療所 副所長

知道是三胞胎時的喜悅與糾結!

在首次產檢時,醫師即告知我懷了三胞胎,當下內心充滿驚喜和激動,難以置信。同時,醫師也提出減胎的建議,但我和先生馬上婉拒,醫師未再進一步勸說,只叮嚀我一定要好好休息。然而,過去曾擔任護理師從事產科照護工作的我,知道多胞胎妊娠的風險、併發症、胎兒可能面臨的風險與後遺症,腦中湧現非常多負面且災難化的想法,各種擔憂也隨之而來。

 

我和先生討論後決定一邊等待12週的自然淘汰機制,一邊尋求其他醫療建議,除了原主治醫師之外,也徵詢醫學中心和熟識的診所醫師的專業觀點,三位婦產科醫師意見相左,同時,三個胎兒在懷孕期間皆發展健康,並無自然淘汰的跡象。當時內心持續糾結著是否減胎的掙扎,搜尋許多資訊後,反而更困惑,說實在的,我心裡知道減胎或不減胎其實各有風險。

 

此外,我和先生討論後決定一邊等待12週的自然淘汰機制,一邊尋求其他醫療建議,除了原主治醫師之外,也徵詢醫學中心和熟識的診所醫師的專業觀點,三位婦產科醫師意見相左,同時,三個胎兒在懷孕期間皆發展健康,並無自然淘汰的跡象。當時內心持續糾結著是否減胎的掙扎,搜尋許多資訊後,反而更困惑,說實在的,我心裡知道減胎或不減胎其實各有風險。

這是我們聽過最美的聲音!

決定是否減胎的過程真的非常煎熬,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產檢,我們夫妻聽到三個強而有力的心跳聲,充分感受到三個小生命的韌性,這應該是我們夫妻聽過最美的聲音!看到螢幕上的三個白點(胎兒心臟)奮力地跳動,內心思索著:「若要減胎,誰該被減?為什麼是他該被減?減了一個會不會留不住另外兩個?若不減胎,前面想必是一場硬仗,我能否順產?我們四個能不能平安健康?孩子平安生下後能否健康發展?這會不會是我人生最後的時光?」這一切疑問都與生命的本質有關,對活著的期盼、對健康發展的期待、對死亡的恐懼,以及對於自我即將成為母親、成為生命載體的最大挑戰。

如果你是我,你會怎麼做?

人生的答案總在身邊,有一天我詢問母親:「如果你是我,你會怎麼做?」她回答:「站在妳母親的立場,希望妳減胎,確保妳和孩子們的安全。」「若是站在懷有三胞胎母親的立場呢?」我說。母親沈默不語,但我從她的表情找到了答案。經過各方角度思考,衡量利弊後,我們夫妻倆決定接受這份生命的禮物,選擇不減胎。

 

決定不減胎後,心中那股對生命消逝本質的恐懼和擔憂其實從未消失,但開始轉化成另一種力量,我積極從事有益孕期的健康行為,依循專業建議的謹慎飲食、搜集多胞胎妊娠注意事項、調整生活步調、接受進一步精密產檢,我感覺一股溫柔、具韌性的母性力量逐漸茁壯,形成自己孕期的堅強後盾。

安胎時,身體心理皆相當不自由!

隨著孕期進展,三胞胎一天天地長大,母體承受著相當大的壓力,包含膝蓋負重的疼痛不適感、胎兒擠壓母體的臟器導致呼吸不順、頻尿感、腸胃不適……等症狀,直到孕期20週例行產檢時,我因爲頻繁宮縮被迫住院安胎。住院安胎首要面臨的挑戰是完全臥床休養和注射安胎藥物,但健保給付的安胎藥物副作用讓我非常難受,雙手嚴重的不自主顫抖連拿筷子都夾不住飯菜,呼吸喘到需要氧氣協助,甚至心悸,加上其他照護因素,最後決定轉至醫學中心住院。安胎期間所有的生活事務都須在病床上進行,這樣的辛苦使我深刻體認到罹患重病、甚至生命末期患者的心境,意識清楚卻因身體功能受限,整個世界限縮在病床空間,心裡也相當不自由,但若能由家人協助擦澡洗頭維持身體舒適,即十分知足開心。這段期間,我倚靠過去所學的心理學知識自助,例如簡單的催眠技巧、冥想、正念……等方式,協助自己度過安胎期間的漫漫長日。

迎接三個新生命與挑戰!

懷孕後期,身體不適症狀加劇,我對死亡的恐懼更強烈,便向醫師商量回家安胎(其實是非常害怕難產離世就回不了家)。然而,返家休養兩週後,發現出血緊急就醫,三胞胎便在29週時出生,出生體重分別是1205g、1210g、1290g,出生即接受緊急醫療處置(插管、藥物治療、輸血、氧氣治療等),並在嬰兒加護病房住院近60天。雖然無法像其他媽咪能和寶寶有最即時的親密接觸,內心深感難過,但很快地化悲傷為力量,照顧好身體,努力擠母乳,母乳便成為我傳遞心意給寶寶們的獨特營養品。

 

寶寶們陸續返家後,因為早產有許多合併症需要細心照料,對於新手媽咪是極大的挑戰,很幸運的,我擁有十分足夠的社會支持,像是具備超過20年婦產科護理人員臨床經驗的姊姊,加上父母協助,一家人不眠不休地齊心照顧早產三胞胎至今。我堅信良好的社會支持可以保護母親在高度的育兒壓力下,提供寶寶們最適切的照顧,並維護自己的心理健康,因此,再次強調,讓孕產婦感覺到可實際利用的社會支持資源是非常重要的!

是三胞胎母親,也是臨床心理師:成為孩子的學習對象

三個孩子的氣質相差甚遠,生理/心理需求也不盡相同,需要不同的教養方式,加上同時養育三個孩子的互動歷程顯得更加複雜,有時難以細緻地回應每個孩子的情緒感受,因此可能會出現忽略、或難以兼顧的狀況,擔心陪伴的品質不足。難以個別專心陪伴每個孩子的無力感,是我最大的教養困難。隨著孩子逐漸成長,身為母親的角色也會依階段變化而有所不同,每個階段都充滿挑戰,擔任母親角色至今三年半,我仍在學習如何當一個母親,能涵容孩子的各種情緒,給予適當的正向教養方式。

 

我相信母親是孩子一生學習的對象,因此,我也希望能持續從事自己的職業角色,期許自己在「臨床心理師」和「三胞胎媽媽」兩個角色上都能有所發揮,做個夠好的媽媽和夠好的臨床心理師,並在兩者間取得平衡。

 

淺談面對死亡的悲傷輔導

文:賴秋嬋 臨床心理師/好時光心理治療所 副所長

 

面對逝去或將逝去親人的悲傷因人而異,失去親人的悲傷是非常直接且具衝擊性的心痛,很難短時間處理自身情緒及被平撫。

 

但是,另一種悲傷,則是為沒有喪命而哀悼,或許正在經歷痛苦且不會立刻面對死亡的悲傷,導致自身生活方式、人際關係和時間規劃上受到極大的影響。

 

面對此狀況,許多人為這種悲傷而苦惱,甚至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處在悲傷的狀態,卻在表徵上出現憤怒、混亂、拒絕接受現實、罪惡感、社交隔離、無故哭泣、食慾不振、頭痛、睡眠障礙、酗酒…等壓力情況。

 

悲傷都會伴隨許多不同的情緒,如果您不僅僅期望靠時間來沖淡悲傷,正在努力詢求解決這些問題或悲傷症狀的其他管道。

 

好時光心理治療所,可以為您的悲傷恢復提供諮詢。過程中,您可以在舒適的環境中討論您的情緒和經歷。悲傷輔導還可以幫助您確定悲傷症狀的根源,並找到適合您的應對策略,進而擺脫那些在您腦海中盤旋且揮之不去的想法。

正向教養

文:陳怡君 臨床心理師/好時光心理治療所 副所長

正向教養原則!

我們希望孩子能夠習得自律、尊重他人、融入團體等態度和行為,身為父母的我們,可以怎麼做呢?

 

父母往往在「嚴厲」和「溺愛」兩種態度間擺盪,當我們的「嚴厲」帶來孩子的反抗和對立,自省後的我們常會改變教養方式,但通常一不小心又會過了頭,變成缺乏界限和規則的「溺愛」,久了之後我們又會覺得孩子怎麼變得如此缺乏秩序,往往又開始板起我們的臉而「嚴厲」起來,家中有孩子的你是不是也覺得自己常在這兩種教養方式裡遊走,還找不到可以遵從的教養方式?那我們一起來談談正向教養!

 

正向教養是提供一種「溫和而堅定」的態度來面對孩子的行為,正向教養不代表我們放縱孩子的問題行為不顧,而是採用溫和的態度來堅定我們的界限和原則。正向教養提供教養者可以怎麼做的多元工具,讓照顧者從自身做起,改變教養環境以提供一種正向而非對立的家庭氛圍。

 

不同年齡、不同階段的孩子都有我們需要更進一步理解的地方,唯有看見孩子行為背後的原因,才能有效的解決孩子的行為問題,而正向的親子關係是一切教養基礎。讓我們一起提供正向教養來陪伴孩子成長吧!

 

淺談兒童憂鬱症~如何判斷您的孩子是否沮喪?

文:陳怡君 臨床心理師/好時光心理治療所 副所長

 

許多兒童患有憂鬱症卻未得到診斷,因為他們的症狀常不被父母察覺,或被解釋為另一種情況。當孩子出現反抗或煩躁時,實際上可能是憂鬱或焦慮。

 

如果您的孩子感到沮喪,該怎麼辦?我們建議兒童諮詢或家庭諮詢是協助改善憂鬱症治療的第一步。孩子們並不總是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與感受。親職溝通為他們提供了表達的平台,並提供了可用於分類和應對情緒的工具。

 

好時光心理治療所擁有豐富的兒童經驗,可以協助您確定可能沒有注意到的潛在問題。

兒童憂鬱症的症狀可能並不像“憂鬱症”,因此需要特別注意孩子的情緒和行為變化。如果一個生氣勃勃、活躍的孩子變得煩躁和退縮,那麼就代表生活中有些潛在的問題了。

兒童憂鬱症的跡象與警告信號:

#持續性的悲傷。
#食慾增加或減少。
#易怒、疲勞、難以入睡。
#專注力不集中、情緒或行為的突然變化。
#不再想和朋友一起活動,拒絕社交。
#經常性提到胃痛或頭痛,就診卻無病因。
#對紀律出現抗拒與挑戰行為。
#無法解釋的哭鬧或情緒起伏過大。

父母能做的最好對策,就是與孩子建立開放的溝通管道。讓孩子知道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找你,即便孩子感到羞愧或尷尬。協助孩子知道感到悲傷,憤怒,緊張…等情緒是正常的。對父母而言,首當其要就是成為您的孩子可以信任的人。

如果孩子們可以直接反應自己很沮喪,對父母而言那就太好了。但是,大多數情況下,這不太容易發生!

為什麼孩子不總是談論自己的感受原因如下:

#兒童可能還沒學會將其情感轉化的方法。(可能會發脾氣、退縮或哭泣!)
#孩子們不一定總能表達自己的感受與處理所接觸的事物。
#孩子們會為自己的想法、感情或行為感到尷尬。
#成人並不總是有時間或精力聆聽。(這並不是父母的錯,父母也會有時間過於緊迫的情況發生!)
#父母急於解決症狀的方法,而忽視了探究發生問題的原因。